馬寶寶:回應蘋果日報3/7 就本農場之不實報道

蘋果日報於七月三日刊登,關於馬寶寶螢火蟲活動,題為「放生螢火蟲 險變「捉蟲」村民好心做壞事 或影響生態平衡」之報道, 部份內容對馬寶寶作出極嚴重的不實指控,馬寶寶現嚴正回應如下,以正視聽。

其實,看過該活動文宣的朋友,應該能夠理解,馬寶寶正正是為了平衡永續農田的生態,才復育螢火蟲去吃蝸牛呢。(而且是原地復育 — 村裡找螢火蟲爸媽,村裡放螢火蟲寶寶。)

有了這基本認知,大家就會明白報道中,所謂「好心做壞事」、「放回大自然,只是推廣活動」乃不實的指控。至於「農地時常有人類活動,易干擾螢火蟲生長」之說,乃是基於以為人類活動及自然生態必須二元對立的無知說法。如果您對永續農業的實踐/概念有基本認識,就不會有此誤解了。

以下,就文中最主要的數點謬誤指正如下:

  1. 「原居民發起螢火蟲野放活動」

– 馬屎埔村村民並非 「原居民」,而屬於「非原居民」。
村子是由Becky祖父母那代,在1950年代開始從廣東(南番順)移民來到建立的。

2. 「地上沒蟲,使村民擔憂螢火蟲不能繁殖,遂展開救蟲行動」

– 馬寶寶復育螢火蟲,不只是因為看見螢火蟲數量減少、或純粹擔心牠們不能繁殖,而是因為馬寶寶正實踐永續農業,當然不會使用任何化學品控制農地上的生物狀況。但田裡好多好多蝸牛,吃掉了好多菜葉啊,怎麼辦呢?我們便用「以蟲制蟲」的方式,讓愛吃蝸牛的窗螢(馬屎埔村原有品種)的螢火蟲bb來幫幫手!所以,復育螢火蟲,是平衡農業生產及生態樓息地的長期保育工作,也 是重建人與自然共存關係的其中一環。

3. 所謂「專家」指,「復育過程需要重建整個昆蟲的生活環境,水、土地、植被等。土地有幼蟲,捉完之後放回大自然,只是推廣活動」;「農地時常有人類活動,易干擾螢火蟲生長」

– 「復育過程需要重建整個昆蟲的生活環境,水、土地、植被等。」是沒錯的,that’s exactly what we are doing! 至於,放回什麼大自然?從一起始已清楚說明,整個生態復育計劃,是配合永續農田而做的。所以,我們並非「 捉完之後放回大自然」。因此,「只是推廣活動」的嚴重指控,更是不知所謂。

到 「農地時常有人類活動,易干擾螢火蟲生長」這句,我們就看到一頭霧水了,到底這位「專家」是 以為放回大自然,還是知道放回農地呢?如果不清不楚就妄下評論,是怎樣的「專家」所為呢?

而事實上,我們的永續農地,有別於一般農地,不用化學0野之餘,會用自己做的堆肥鋪在農田上,營造了夠哂濕潤的安樂蝸給螢火蟲0架。所以,不是「干擾」,而是孕育。

回應至此,相信各位就報道內容自能下判斷。馬寶寶重申,我們無意追究,但還望相關報館及受訪者注意其言行。

如欲了解更多馬寶寶的螢火蟲復育計畫,大家可以看看以下附文。謝謝!

p.s. 雖然此則報道令人失望,但同一版面的一篇相關報道,卻頗能如實表達我們的想法。珍惜大自然 馬屎埔辦有機農場 力抗地產商

馬寶寶社區農場 謹啟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

附文:

1. 活動文宣|馬寶寶 : 農地生態專題 恢復中的螢火蟲

有機農地是由人主導的生境,當中生物向耕種活動傾斜是不能避免的事。

因此,我們這裏有大量入水能游出水能跳的青蛙,在夜間幫手捉害蟲。

而對於蝸牛這類看似軟弱但實力超強的植物殺手,我們需要向牠的天敵—–螢火蟲求救。可惜,在農藥當道的年

代,向錢看的耕種方法把牠們出賣並趕盡殺絕!

今天馬寶寶實踐永續耕種,田,不再有毒;蝸牛,比目皆是。但是,這裏只剩下一種叫大陸窗螢的陸生螢火蟲,而且數量不多。

馬寶寶的生態小組傚法復育海龜的方法,孵化牠們的卵、養大幼蟲然後把牠們空降到蝸牛為禍的耕地。由春天到現在,我們的窗螢軍團已有過百兵員,復育工作初見成果。這是香港少有的,為有機耕種農業生產而做的復育計劃。

馬寶寶誠邀你來察看,由生態導師為你講解大陸窗螢復育工作,以及村內各類青蛙、蝸牛及昆蟲的農地生態關係。

恢復中的螢火蟲農地生態專題馬寶寶https://mapopo.wordpress.com/2011/06/02/firebug/

2. 媒體報道|夜幕下上演,再見螢火蟲……前傳? (飲食男女, 2011-07-01 )

當生態專家嘗試讓田雞重現塱原水田,相隔不遠的粉嶺馬屎埔村,有人想法子把一種城市久違了的小生物──螢火蟲,帶到農地去。

幾十年前,馬屎埔曾是農業重鎮,可是近年遭發展商不斷收地,不少農地荒廢了。

去年開始,一群年輕人在村內開墾土地,成立「馬寶寶社區農場」,用豆渣、咖啡渣堆肥,種有機瓜菜香草,也舉辦不少生態導賞。

自從村子開始有機耕種,夜裏竟然出現零星螢火蟲,入夜後一閃一滅的,意想不到的浪漫!

「這裏老一輩農夫種的是常規菜,會施農藥化肥,螢火蟲怎受得了?

所以從前村內不會看到牠們蹤影。」自小已愛研究昆蟲、負責帶導賞的浩旻皺眉說。

今年春天,天氣不尋常地少雨乾燥,村內好不容易孵化出來的螢火蟲幼蟲,抵不住反常氣候,幾乎全部死掉!

於是,「馬寶寶」的生態小組決定展開一個復育計劃——找來村內僅存的幼蟲,放入膠箱養大,待牠們交配產卵後,孵化成新一批幼蟲,然後放回有機農地生活,原理就像保育海龜一樣。

這樣子復育螢火蟲,台灣多年前也有人做過,不過主要為吸引遊客欣賞漂亮螢光,刺激旅遊業。

馬屎埔繁殖的螢火蟲,卻有更實際的用途:幫助村內有機農夫一把。

小小昆蟲,可以做甚麼?「種有機菜不能下農藥,菜蟲可以靠青蛙消滅,瘋狂蛀食菜葉的蝸牛,就要靠螢火蟲BB來對付!」浩旻解釋。

原來,螢火蟲的幼蟲一般會吃蚯蚓,或俗稱「千足蟲」的馬陸;至於在馬屎埔出沒的「大陸窗螢」,天生注定和蝸牛誓不兩立——牠們的幼蟲,要啜食小蝸牛的汁液才能長大!

如是者,只要農場有螢火蟲出沒,毋須農藥也可剋制蝸牛,農夫也就省掉不少工夫;情況就像日本流行的「天敵防蟲法」,一物治一物。

這個晚上,我和一群好奇的城市人,在馬屎埔村參加生態夜遊,首先穿梭菜田、看青蛙、鼻涕蟲、蝸牛……然後,一起進行簡單而神聖的任務:放生螢火蟲。

放生位置經過一番考慮:盡量遠離附近用化學農藥的農田,周圍最好沒路燈,免得螢火蟲的光點被強光蓋過,影響社交溝通。

接着,大夥兒來到一塊位置隱蔽的菜田,導賞員浩旻把一條條幼蟲,小心交到我們手上。

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手上一直動也不動的螢火蟲,尾巴慢慢亮起來,變成一盞小小的螢光燈,好看極了!

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浩旻卻笑笑口說:「成年螢火蟲閃光是為了求偶,幼蟲發光呢,通常因為遇到危險,想威嚇敵人不得接近,是警告訊號!」

真相總是殘酷的。成年螢火蟲生命非常短暫,交配後雄性立即死掉,雌性螢火蟲在產卵後亦會安然死去。

我把手上幼蟲放到地上,看着牠慢慢爬入農地,消失一片漆黑中。

漫天螢火飛舞的風景,這晚還是無緣看到了。

不過這齣鄉郊版「再見螢火蟲」的前傳,背後蘊含的特別意義,一樣叫人動容。  

3. 復育計劃介紹 |由協助馬寶寶實踐此計畫的生態專家撰寫 (超浪漫! 必看 !)

http://hk.myblog.yahoo.com/white_heart_ecofarm/article?mid=1359

想了解更多的您,梗係親身來看看最實際啦!哈哈哈! :)

剛剛加開了7月16、8月13兩團,尚餘少量名額,
有意參加的朋友都快快電郵mapopo.farm@gmail.com報名!

About 馬寶寶|Mapopo

馬寶寶,越大越有機! 最優質的食物,只能出產於腳下的一片土地, 由馬屎埔重新出發,發掘自主生活的可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媒體報道.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