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飛 x 韓麗珠:《房子──關於馬屎埔村村民區晞旻》

攝影/音樂︰黃鴻飛  訪問/文字︰韓麗珠

那是2010年8月25日,在馬屎埔村,夏日雨後的下午。在Becky Au(區晞旻)的家。我訪問了她,談馬屎埔,她出生和長大的地方。

沒有碰過對於家那麼依戀和執著的人。

訪問Becky之後,我一直在想成熟是什麼。

跟她談話的過程裡,她一再提及種種與「家」有關的夢想︰跟家人住在一起、在家附近工作、踏出家門就可看到廣闊的天空和草地、閒時到鄰舍串門子。她說,小時候曾經以為搬家的意思,就是把一所房子(連帶關於它的一切)原封不動地移到另一個地方。她最傷心的就是,看見馬屎埔的村民一個一個地搬走,附近的房屋被拆毀,村子變得七零八落。「我希望這裡變回我小時候那樣。」她不止一次提及。

當她談到那段在中環工作的日子,擠迫的人群、急促的步伐、單調的工作、冰冷的空調溫度。「為什麼我不可以選擇?我其實可以選擇不置身於擠擁的人群裡。」她說。

我很擔心,在社會一致的成熟標準下,她會被認為是不願接受現實的一群,所謂的「成熟」,就是接受沒有選擇,並且把身子扔進一切的沒有選擇之中,似乎這樣就可以通過試煉,成為更好的人。

似乎,如果要變成一個「成熟」的人,就不得不把原來的自己粉碎,套進另一個特製的模子裡,套進一名稱職員工的角色裡。似乎,如果要使這裡變成一個不斷「發展」的社會,就不得不把家粉碎,把自己跟土地、貓狗、鄰居、田、天空和草地割裂,搬進不同的示範單位裡。

我懷疑,Becky到了現在,在心底裡,還是相信,搬家的意思,就是把一所房子(連帶關於它的一切)原封不動地移到另一個地方。或許,隨著年紀漸長,她甚至拒絕「搬家」,而要把自己的根,深深地嵌進房子,房子連著地,地連著田,田連著食物,食物連著人。否則,她不會辭掉工作,回到家裡,想要把逐漸破落,即將被收回的村子還原到本來的面貌。

她拒絕了一切加諸於她自己和家之上的「成熟」或「發展」的企圖,拒絕把自己和家攪碎,再放進一個現成的容器內,她有著有別於一般人的堅持,堅決保持自己和家的完整。

幾乎每一個人都汲汲地追求成熟,就像一種成就,以免被排擠於標準以外。可是我愈來愈懷疑,清楚知道自己尋求的價值,並不惜一切地捍衛它,才是真正的成熟,正如,能夠包容不同定義和形式的家,並容納它們的存在,才是更圓滿的社會發展。

離開馬屎埔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只有微弱的光,使我們能勉強看到路邊一些水泥灰色的,沒有人住的低矮的屋子。據說,那些簡陋的房屋建起來的時候本就不是為了讓人居住,而只是為了讓它們在地上建起來而已。我一直沒法忘掉那些無表情的樓房,正如我無法忘掉,我也有無法割捨的家,而我沒有遇到Becky的難題,或許只是因為我的家跟一般定義的示範單位比較接近,僅此而已。

原文:房子──關於馬屎埔村村民區晞旻

Advertisements

About 馬寶寶|Mapopo

馬寶寶,越大越有機! 最優質的食物,只能出產於腳下的一片土地, 由馬屎埔重新出發,發掘自主生活的可能。
本篇發表於 媒體報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鴻飛 x 韓麗珠:《房子──關於馬屎埔村村民區晞旻》

  1. Yiu Wai Hung 說道:

    Though i just read this article after 2 years it was posted, I am so touced and strongly agree to Becky. How brave you are Beacky !! Most of us even don’t know what our dreams are or how to fight for our dreams … we just work as a machine everyday, leaving our children to the house helpers to take care, spending money at the holidays but don’t really buy happiness. We don’t live as the way we want to be. A sad stor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